當前位置:首頁>>檢察風采
檢察官以案說法
時間:2014-11-19  作者:  新聞來源:  【字號: | |

  王旭芳

  2014年4月25日,犯罪嫌疑人張某采取撬鎖的方法竊得他人電動自行車一輛。翌日,張某將該車以1135元的價格賣給王某。王某在更換車鎖時,發現車座底下有900元現金、后備箱內有一條灰色男褲,遂將900元現金和褲子據為已有。經鑒定:該車價值2940元,灰色男褲價值90元。

   對于隨車附帶的現金和褲子如何認定?檢察官認為:上述財物張某在盜竊電動車時主觀上屬于非法占有的概括性故意,客觀上實施了盜竊行為,故應認定為張某盜竊所得。

  一是從主觀非法占有的故意看,張某具有概括性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故意。其行竊時,既對電動車有占有的故意,也對電動車內的其他物品具有占有的故意。如果張某確實不想占有車內的其它物品,則張某應在盜竊電動車時進行清理,將其它物品設法交還失主,而事實上他既沒有清理,也沒有歸還。從這一點明顯看出,張某對電動車內的所有財物均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,而不是僅僅對電動車有占有故意。對于盜竊罪,不可能按照行為人想偷什么就按什么定罪量刑,也不可能按照行為人知道多少價值就按多少價值定罪量刑,即不能完全依照主觀犯意,排除實際價值,而應結合考慮行為人是否認識到盜竊對象或價值,是否對盜竊對象或價值持放任的心理態度。

  二是從客觀方面看,張某采取撬鎖的方法秘密竊取他人財物,失主失去了對電動車及其車內物品的控制,而張某當然控制了該財物,至于張某得手后對財物如何處理,是他對贓物的認識問題和處理問題,不影響盜竊數額的認定。對犯罪對象——贓物的處理,是丟棄還是銷贓還是自用,都不影響犯罪構成和犯罪形態。

  三是根據主客觀相統一的原則,并不等于主觀事實與客觀事實必須完全對應,也不要求行為人事先有著精確、肯定的認識。張某的目的是盜竊電動車,直接指向的無疑也是電動車,即對盜竊電動車是一種直接故意。但他應當考慮到,電動車的后備箱以及座底下可能有財物,也可能沒有,即他就盜竊指向對象外的其它財物有一定的認識。本案中不能排除一個事實,就是客觀上張某已經將直接對象電動車和對象之外的其它財物(現金和褲子),一并實施了盜竊并竊得。這就決定了張某實施盜竊對象之外的其它財物,具備占有的故意,也就應當作為犯罪數額來認定。

檢察要聞
權利義務公開
辦事指南
案件流程
檢察視頻
檢察視頻
檢察視頻
互動平臺
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
微信二維碼 客戶端二維碼
山西省太谷縣人民檢察院
地址:山西省太谷縣108國道西7號 舉報電話:0354-6232000
技術支持:正義網  工信部ICP備案號:京ICP備10217144-1號
天津快乐10分预测